阅读新闻

导演楼健:《御赐小仵作》的网剧“正”拍

发布日期:2021-06-17 00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hlje1.cn黄冈危房改造出新招 7家企业为贫困户建新房,《御赐小仵作》男女主演苏晓彤、王子奇今日在腾讯大楼开启扫楼直播,楚瑜CP合体,再度上了热搜。

  剧集市场已经很久没有逆袭的故事,这次轮到了小成本网剧《御赐小仵作》。这部4月29日于腾讯视频独播的古装甜宠悬疑网剧,在没有知名演员和大IP加持的情况下,口碑一路走高,豆瓣评分在超过7万人打分的情况下已攀升至8.4分。

  5月13日,《御赐小仵作》已经开启了超前点播,并将于20日迎来大结局解锁。

  在甜宠剧集已经遍地开花的当下,《御赐小仵作》的逆袭看似有其偶然性。包括导演楼健本人在内,在接受东西文娱采访时,也表示有几分意外。

  目前,楼健仍在央视新剧的拍摄中,在剧组听到工作人员说《御赐小仵作》好看,他还以为是随意一夸。直到腾讯视频的制片人和灵河影视的负责人白一骢和他提起,《御赐小仵作》的反响热烈,各方面的数据也已稳定,他这才上网看了一下评论,想了很久自己微博的密码,在微博上表示,“希望我以后还有机会拍网剧”

  楼健曾执导《51号兵站》《面具》《金陵秘事》等谍战、年代戏,以往每一部作品豆瓣评分都在7分以上。

  在外界认为这番表达“凡尔赛”之际,楼健面对东西文娱的第一句话依然是“以前没有机会拍网剧”。事实上,原著《仵作娘子》的作者清闲丫头带着作品找到楼健希望戏剧化时,楼健参与进了这个项目。

  经过了将近三年与作者清闲丫头和编剧钱小白打磨剧本的过程,《御赐小仵作》开拍。

  2016年,机缘巧合下,《仵作娘子》作者清闲丫头和编剧钱小白带着原著找上楼健,希望将这篇网文改编成网剧。

  1998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楼健是一名职业导演,同时也是一位编剧。“编剧课放在戏剧学院是一个专业,有很多理论在中间支撑。清闲丫头和钱小白是网文从业者,在小说的写作上能把握受众的喜好,但是在影视化的过程中,全都靠自己的热情在做这部剧。所以在打造剧本的时候,很多网文原著中没有说清楚的这些东西要进行设计,全部设计明确、设计清楚。”

  剧本改编的过程前后将近三年,在楼健看来,与两位编剧的合作过程像是他作为导师带了两个研究生三年,经过无数次推敲和改动才有了今天呈现在观众面前的《御赐小仵作》。

  《御赐小仵作》讲述一心想要成为出色仵作的女孩楚楚,进京参加仵作考试的过程中遇上了断案如神的安郡王萧瑾瑜的故事。

  谈及改编的过程,楼健坦诚自己并非网文读者,也并非很懂网感的导演,但最终呈现还比较理想,主要是因为改编始终尊重观众,围绕“戏剧本体论”原则进行。

  “由于原著的作者也参与其中,对于故事线发展的种种线索都了然于心,所以我们就在这个线索的基础上,加上历史背景,再对细节和支线扩充和细化。”

  以往对于悬疑探案剧,大案套小案,以单元剧的形式拆解是惯用的剧作模式,然而《御赐小仵作》没有采用单元剧的模式,而是以一个18年前的主要案件为主线,融入数个环环相扣的小案件,在小案情节的推进下,让背后隐藏的大案浮出水面。

  原著《仵作娘子》本是架空背景,在做了研究后,楼健将其放置至晚唐时期皇党与宦党甘露之争的大背景之下,增加了历史的依据,并根据现代观众的喜好对角色做了一定的改编。此外增加了反派人物,从而丰富了故事的阴谋线,还增加了男二与女二的情感线。

  比如在从网文改编成网剧的过程中,男主演王子奇曾经说过,王爷这个人设最后呈现出来的和一开始剧本上的不一样。

  “我当年拍《51号兵站》的时候,杜淳也是年轻人,我当时给他的定位是年轻的革命偶像。实际上现在王子奇的角色也是一个偶像,要得到大家的认可,如果男主角像原著里一样是病怏怏的、手无缚鸡之力的这种人,我估计很多人不会喜欢。”所以在影视化的过程中,楼健将萧瑾瑜这个角色从坐在轮椅上的断案官,改变为形象阳光且睿智的王爷。

  初次拍摄网剧《御赐小仵作》的楼健认为,网剧的拍摄空间比正剧要大得多,因为正剧有它的调性,而受众更面对年轻人的网剧则思维更活跃,在创作时可以发挥更多想象力。

  “最近我和我的几个导演朋友在聊,我们就在说,其实现在的网剧观众要求只是要让你把一个故事讲好,但由于他们接触新东西比较多,思维比较活跃,所以你要有新的想法来满足他们对创新性的需求。”

  此前甜宠剧已经被无数次演绎,楼健认为,基于观众的特点,《御赐小仵作》的创新性就在于,选择将各种艺术门类的技术糅合在剧当中。

  可以看到,在《御赐小仵作》成本不高的情况下,剧中验尸或需要表现作案经过时,会用漫画二维包装的形式还原尸体死亡原因,或以扭转时空的形式模拟案发过程。这样的形式在楼健看来,“一个好处是它避免了血腥画面对观众带来的心理不适,第二个好处就是绘画艺术可以具像化地向观众讲解验尸的概念。”

  《御赐小仵作》的逆袭,也让更多观众注意到了主角团的新生代演员们。主演苏晓彤、王子奇、杨廷东、赵尧珂几乎都是新面孔。在选角上,楼健坚信从戏剧学院学习时的老话,“演员选对了,戏就成一半”。

  比如选男二号景翊的演员时,演员杨廷东的气质和景翊角色本身“贱嗖嗖”的特质符合,“这样对上号了就OK,观众看了就会觉得哎就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  相比以往的甜宠剧较为侧重主角的人物塑造方法,《御赐小仵作》塑造剧中人物更侧重塑造群像,而这也正是操刀诸多正剧的楼健所擅长的。楼健会在大的历史背景下,给每一个角色设定其自己的动因。

  在剧中,皇帝唐宣宗李忱每次出场都在殿中摆弄江山的大沙盘。在楼健看来,盛唐时期过去后,唐宣宗在位时期的晚唐风雨飘摇,外忧内患,赋予皇帝这样一个“修补江山”的符号尤为重要。

  “包括大太监秦栾,他对胡子就是特别感兴趣,因为如果他不是宦官的话,在当时的背景下是真的有可能篡位掌实权的。他曾经对将军周翰说,如果明天再在你嘴上看到一根胡子,我就杀你全家,这些细节就是可以看出他这个人物的性格,有了这些细节,群像就会变得丰富。”

  楼健认为,群像的塑造不止有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,还可以加厚故事的维度,通过配角的矛盾冲突托起主角的光环。

  “红花需要绿叶配,如果一部剧它只讲男女主角谈恋爱,没有动力系统的话故事就很单薄,从头到尾就是你爱我、我爱你。所以这部剧我就是要通过配角有自己的动因,用这样的剧作构成技术,引出不同的矛盾冲突,从而托起主角的故事线。”

  谈及正剧和网剧拍摄的差别时,楼健认为不管在什么年代,不管是什么形式的剧,创作者都要尊重故事的理论和法则。“不是说网剧和正剧的镜头语言就会有什么不一样,你在做每一部作品的时候,内在逻辑都是一样的。比如说现在讲究网剧前七分钟要怎么样,前三集要怎样,当年我们电影学院学习的时候也是这么教的。”

  同时,楼健认为网剧也需要有自己的节奏,对于创作者来说,虽然在创作上有自己的逻辑和坚守,但在商业方面,创作者也需要顾及到观众的观看体验。

  在“网感”的考虑上,楼健借鉴了奈飞一些网剧的表达方式——《御赐小仵作》没有片头,所有的演职人员信息在剧情上直接加字幕,向观众不断输出信息量,刺激观众向下看。且因为剧集悬疑的元素,就用主角叙事的方式展开前情提要,留住随意点进一集看的新观众。

  “其实在网感这方面来说,我也会主动咨询年轻人的想法。比如在楚楚和萧瑾瑜调情的一段戏中,我就会拿两个方案给腾讯的制片人看,让他来看现在的网络受众会更喜欢哪种表达形式,最后就定下来让萧瑾瑜去挑楚楚的下巴。”

  在因为《御赐小仵作》引发热议之前,楼健身上最为重要的标签是“正剧导演”。

  在谈及创作时,楼健常常会用到“专业”、“技术”、“法则”这样的词汇。学院派出身的他,会以更加体系化的思维方式去处理创作中的问题。

  在楼健看来,剧本已经成为他那一代导演的基本功。2000年,广电总局施行了一项名为“新世纪新导演”的计划,包括陆川、楼健等导演都在其中。“因为那时候中国电影市场比较萧条,要想成为导演,得自己写剧本,拿着剧本找投资。所以,我们当年那批导演剧作都是过关的。”

  《御赐小仵作》中伏笔的细节包括悬疑感的制造,其实是在剧本打造的阶段就全部设计清楚。“看视像不同于阅读小说,文字存在于脑海中可以天马行空,但是视像是实实在在呈现在那儿的。”因此,剧本也成为楼健在处理影像时最为重视的一部分。

  2006年,楼健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《飘过屋顶的红帆》获得了美国电影协会哈特利·美里尔国际剧本大奖,这是中国电影文学剧本第一次在国际专项电影剧本评奖中获得荣誉,楼健本人也由此获得了作为访问学者赴美进修的机会。

  这次在异国学习的机会使得楼健对于创作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楼健在创作理念上经历了打破和融合,最终形成两种体系的综合体。

  这种融合的思维也延续在楼健工作中的各方面,比如在选择演员时,楼健会去了解演员所接受的训练体系,再通过调整将所有人囊括在一个大的框架范畴内。

  从美国回来后,楼健执导了谍战剧《51号兵团》并由此获得大量关注。但在获得声名的同时,一部成功的作品往往可能会将创作者陷入到沉锚效应中。

  “《51号兵团》火了之后,大量的谍战剧找过来,但其实一名职业导演应该各种片种都能驾驭的。”楼健谈到。

  《御赐小仵作》的逆袭,让楼健也收到了更多的邀约,不过目前正在横店拍戏的楼健表示,暂时无法顾及。

  随着网剧的崛起,越来越多的从业者进入到这个领域中,网剧也开始呈现类型多样化,投资体量逐步提升的趋势。楼健表示,这恰恰说明了某种程度上网剧的一些优势。

  对于楼健来说,期望在将来能进行更多类型的尝试,“其实对我有挑战的类型题材都会感兴趣,不是说你前面拍了这个戏就怎么了,这只能保证不会低于这个水准,每一部戏都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